我和女巫店唯一一次的交集應該是大學某次的家聚之類的聚餐辦在那,沒了。通常女巫店開唱的時間都是晚上九點半,加上有些很熱門的歌手基本上沒有金手指是不可能買到票的,也因此在後來意外開啟的聽團人生中,女巫店的演出一直不在名單中。

某天女巫店在 facebook 上公佈了女巫祭的消息。一開始賣瞎鳥的時候其實什麼名單都沒有,於是決定觀望一下。等到名單開始公佈後,閉關中的安溥也出現了,很久沒聽到的小楨也出現了,沒有金手指所以進不去女巫店的綺貞也出現了,就開始存錢等節目表排定。最後節目表公佈完畢以後,買了早鳥三日聯票 3600 。

女巫祭從公佈活動一開始就有宣佈要自帶餐具這件事,讓我煩惱了很久,最後挖出國中時代的便當盒以及從來沒有用過的環保餐具組,達成目標;在出發前幾天還花了點時間把馬世芳和雷光夏兩段電台廣播的專訪聽完。

第一天的時候因為要聽安溥 11:00 唱開場,所以和一般上班差不多的時間出門;到達新店站已經快十點了,趕快跳上接駁車。從捷運新店站到文山農場感覺不大遠,比起烏來而言近了點,大概十幾分鐘就到了。在入口處驗票換手環,工作人員說要好好保護手環,它要陪我三天。
三日票手環

進場後先稍微繞了一下環境,找到女巫店自己擺攤的點,以及安溥鹹粥的攤位。在拍照的當下並不知道這會是三天中安溥鹹粥最短的人潮(因為還沒有人),三天下來不要說安溥鹹粥了,連巴奈的湯我都沒有排到隊,看到長長的人龍就直接放棄吃別的還比較快⋯
女巫店在的棚架,這大概是三天中人最少的時間

女巫祭一共規劃了性、忘、愛三個大舞台,後花園是女巫店攤位旁的一塊小空地,天空座談區是性舞台後方的另一塊空地。第一天花比較多的時間在研究各個舞台間要怎麼走比較順,後兩天幾乎都只有看演出表沒有看地圖就可以走到了。最難到達的應該是在一個半山腰上的忘舞台,每次上去感覺就像在爬親山步道一樣,還好我沒有排到忘舞台連著後花園的團序,不然應該是最遠距離的舞台無誤。
門口的女巫祭大球
性舞台
忘舞台
愛舞台

舞台本身沒有太多的裝飾,沒有無限輪播的贊助商廣告電視牆,有的只是黑色底的布。唯一勉強算上裝飾的就是性、忘、愛三個舞台和門口的大型氣球了。
沒有太多裝飾的舞台
準備中

攤位區除了賣吃的、賣唱片,也有一些是賣衣物、二手書之類的。在風和日麗攤位買了黃小楨最新的單曲。風和日麗的攤位雖然有指引,但中間被一棟建築物擋住,我還是找了兩三次才找到。後來這棟建築物前面的小路我還蠻常走的,根本是捷徑。角頭的攤位第一天香腸賣的超好,第二天因為下雨天氣冷的原因,去買了一杯地瓜薑湯,而且價格還是很佛心的隨你付。
黃小楨單曲

從後花園到性舞台中間會經過一座吊橋,從吊橋上還有看到一些用禁止進入的黃色封鎖線封起來的區塊,感覺還有一些區域是沒有對外開放的。
吊橋上拍一段沒開放的步道區

第一天中餐原本是要吃女巫店的香腸大奶麵,但是女巫說還要等十到十五分鐘,結果改排鳳城燒臘,十分幸運排到最後一份去骨三寶飯。山上的食物烹煮的速度遠不及飢餓的觀眾消耗的速度啊⋯吃飽以後直接在隔壁的後花園聽奇哥。女巫店的攤位旁擺了塊小黑板,沒有猜錯的話是從山下運上來的,原本擺在女巫店店門口的那塊小黑板。
女巫店的小黑板被扛上山了山上吃鳳城燒臘

聽完奇哥以後就開始到處亂繞熟悉環境,然後和上山來顧攤的前同事小凱小聊了一下。
CHUMS 的鰹鳥

吊橋的一端盡頭指引著往愛舞台的方向,不曉得是否是故意放了兩個完全相反的方向指示。浪漫一點的說是向右走向左走的故事,實際上兩個方向的確也都可以到舞台沒錯啦,只是走的路不同而已…
愛舞台的指示牌

在性舞台旁邊有一棵小樹,上面的紅葉很吸引人的目光,可惜不知道是不是楓葉,還是跟天元宮種的一樣是台灣掌葉槭
意外的紅葉

第一天的晚餐還是不死心的回來女巫店問問看有沒有香腸大奶麵,這次等了大概十分鐘就排到了。之後兩天也刻意點了蘇打綠和芒果跑,把在廣播裡聽到的食物都點了一輪。至於傳說中的雞腿飯,女巫店並沒有扛上山來賣,只能看哪天運氣好可以去女巫店現場點點看了…
香腸大奶麵
這杯是蘇打綠
芒果跑

有了第一天排食物排很久的經驗,後兩天都有自己扛食物上山;第三天在山上有點其他攤的滷肉飯和梅干扣肉飯來吃。
滷肉飯
梅干扣肉

三天的女巫祭期間發生了很多事。

第一天安溥在唱歌時,有隻尺寸不小的蝴蝶飛到一個頭上披著老虎造型毛巾的人的頭上。雖然安溥並沒有唱那首和蝴蝶有關的《無與倫比的美麗》,但是我還是直覺地想到了這首歌。

晚上聽完 The Yam Project 的時候繞去聽了一下 Suming ,差不多只有聽到最後兩三首歌。 Suming 不知為何想要試試看全部的人一起跳舞,於是派了身旁的「小鮮肉」下舞台帶領大家跳舞。明明是最後才進入人群中的我,十分神奇的變成了最內的那一圈。

 

最後一首歌~謝謝女巫祭!助理小恩

Suming 舒米恩貼上了 2015年12月18日

第二天綺貞唱完以後瞬間大雨。綺貞在唱的時候其實已經有飄小雨了,但都還是稍微遮一下可以承受的程度;唱完之後的大雨則是不撐傘不穿雨衣完全會濕掉的程度。綺貞當然也沒有唱那首「天空突然下起傾盆大雨」的《小步舞曲》。在躲雨的時候躲進了農產品展售中心旁,然後遇見了一隻尾巴會開花的鴿子,旁邊的解說牌說它叫孔雀鴿。第三天有特地再繞過去展售中心幾趟,孔雀鴿正在籠外打盹,完全不受音樂祭的大音量影響…zzz
躲雨中遇見尾巴會開花的孔雀鴿
孔雀鴿打盹中 zzz

第三天的黃小楨和安溥同台大概也是難忘的經典之一,安溥因為連續三天叫賣安溥鹹粥的原因,整個嗓子啞到不行,但排了一首安溥自己還要打鼓的曲子(其中一半是陳綺貞的《孩子》,混的另一半我就不知道曲目了…),結果就是瘋狂大走音,全場狂笑加瘋狂鼓掌。

三天中最擔心的莫過於天氣和交通了,除了第二天下午的大雨以外,其他兩天的小雨都還在可以忍受的範圍,至少沒有重演某年簡單生活節滿場泥濘被戲稱為「插秧生活節」的窘境。交通的部份,第一天因為小巴十五分鐘一班,搭了計程車下山,後兩天沒有等太久,都有坐到小巴。不過為了趕車,最晚的舞台幾乎都放棄掉了,有點可惜就是。
烏雲密布

離開文山農場時,門上寫著「十年後見,你得要勇健!」。說實話,誰也沒有把握十年以後會發生什麼事,在十年後再次見面的約定來臨之前,真的只能把自己的身體顧好,畢竟十年後的體力能不能跑音樂祭都是一個未知數…我會努力的。
十年後見,你得要勇健!

記錄一下三天聽的團序:

12/18 (五):安溥→邊吃飯邊聽巴奈和奇哥→一點點謝宇威→絲竹空黃玠只有聽到香格里拉→圖騰董運昌→一點點 So Good! 碩古!→The YAM Project feat. Toshi Fujii →一點點 Suming 舒米恩→一點點白目樂隊→趕車回家。

12/19 (六):魏如萱→非洲鼓→陳綺貞→一點點 Cicada黃玠瑋→薄荷葉→一點點阿忠布袋戲→大概一分鐘的落差草原 WWWW →一點點旺福→前半場的 Am 家族→趕車回家。

12/20 (日):一點點陳柔米來吧!焙焙!→一點點柯泯薰 misi Ke →一點點四分衛滅火器 Fire EX. →一點點董事長→一點點馬世芳和葉雲平的座談→一點點小福氣→青峰+建騏+秀秀→一點點鄭宜農黃小楨→小楨+安溥→趕車回家。


, ,
創作者介紹

旅行的記憶

repe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