餅伯,

好幾次都是去聽音樂班的音樂會前,順路繞到後門,買走一份蛋餅,然後十分滿足的進樂教館。

最後一次吃到蛋餅,是在離開附中之後。在小福的附中週,一群附中人穿著制服嗑著蛋餅唱著校歌,不在乎旁人投射的眼光。

後來,附友會沉寂了;後來,我也沒再踏入附中了;後來,我才知道你退休了。我還沒吃過一餅兩蛋和兩餅一蛋啊,我還沒吃過大批薩般的蛋餅啊。現在,連最基本的一餅一蛋都吃不到了…

餅伯,一路好走。
創作者介紹

旅行的記憶

repe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