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在排行程的時候其實只知道 10 月 22 日會碰到時代祭,不知道火祭的存在。無意間翻到發燒友 B 的文章,發現有火祭這個活動,就查了一下,然後決定排進行程。

時代祭結束的時間差不多是下午兩點,回飯店休息順便替手機和相機的電池充電,然後把禦寒衣物和買好的麵包乾糧和水都塞進包包裡。原本想要午睡一下,根本沒睡著,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大概四點半,決定出發搭公車前往出町柳站。下車後再走了一小段路,總算找到叡山電車的出町柳站入口,站內早已擠滿了來自各地的觀光客。向站員買了一張鞍馬往復的車票,然後跟著指示往地下道走,排隊的人潮長長一串從入口繞回地下道再繞上隔壁街的地下道出口,站員說這樣的人潮到鞍馬大概含排隊要兩個小時吧。既來之則排之…
叡山電車出町柳駅

進到月台已經是五點多了,要搭的車是往鞍馬方向,車門一打開瞬間塞滿了人,我非常克難的站在離門口還算近的位置。開車後稍微環顧了一下週邊,大概九成九都是觀光客,而且沿途還有人擠上來,到鞍馬站時我已經離車門有點距離了。為什麼說九成九呢,在某個站原本站在我身後的旅客非常大聲地說「對不起我要下車~」的日文然後一路擠下去,除了這位旅客以外剩的都是擠上來的人。車上十分擁擠,而且印象最深的是車上並沒有吊環可以握,只能扶著別人的椅背或者很遠的行李架。
出町柳駅,要搭的是往鞍馬的車,停在3號月台
滿滿的人潮

到達鞍馬站以後下車,車站外早已擠滿人群,連車站的廁所也管制中。大量的警察和志工在現場協助維持秩序,大致上是根據馬路上是否安全以及人群的程度決定放行的方向。大約十分鐘後我從站前被放行到對街上。街上的店有的早早就打烊準備火祭,做觀光客生意的二樓早就全部賣光了。

鞍馬站前的人潮

到了對街之後警察和志工一直叫大家緩慢前進,不要停下來拍照;為了怕外國觀光客聽不懂日文,還請了大概兩三個來自不同國家的志工用不同的語言輪流用大聲公廣播,我有聽到英文和中文。跟著人群走著,大概過了幾分鐘,我搞懂狀況了,只要有當地的居民喊著「サイレイヤサイリョウー」的地方,就會有火把經過街上。
街旁的店二樓滿是觀光客
松明通過中

火祭在當地是很重要的活動,不分男女老少幾乎都出動了,所以偶爾會看到大概國小程度的小朋友扛著小隻的「松明」(たいまつ,火把)在街上走。
小朋友扛著小隻的松明
松明通過中

到了某個路口之後,人群又不動了一陣子。警察在前方的人潮離開後,導引在路口的人潮右轉。當時我並不知道右轉的原因,只知道跟著人群走就對了…後來才知道右轉其實是導引繞回鞍馬站。這個時候其實才六點多,離祭典開始的八點還有一段時間,所以基本上就是哪裡有著火的松明,哪裡就有人群和相機。
神社入口附近的松明
神社入口附近的松明
通過街上的松明和架在路旁的火堆
通過街道中的松明

除了在街道中通過的松明之外,也有一些是堆在路旁或民宅前方的火堆。火堆旁停放了的消防車應該是待命用的。
堆在民宅前方的火堆
堆在路旁空地上的火堆
堆在路旁空地上的火堆

小朋友扛著小隻的松明通過街道

小朋友扛著小隻的松明通過街道

堆在路旁空地上的火堆

右轉後沿著街上走了長長的一段路,再度右轉瞬間就安靜下來。很多人坐在路旁休息,我也加入休息的行列,並且拿出包包裡的食物開始進食。吃到一半突然聽到前方有很大的爭吵聲,抬頭一看是警察、志工和一群不知道從哪裡來的觀光客。警察用很用力(?)的語氣說著「しかたがないですから!」,觀光客說的是中文,所以不費力氣就聽懂了,志工在一旁默默地翻譯。簡單來說觀光客說他們在趕時間(?),但是這種場合根本不可能快速到達唯一的車站。我一邊聽著他們溝通,一邊默默地把我的食物吃完,一邊默默地想著,要趕時間就不要來祭典啊,這光想就知道沒有個一時半刻是到不了車站的…

吃完以後大概七點多,想說找個廁所,於是去問了另外一個在場待命的警察附近有沒有廁所,得到的答案是只有車站有廁所…所以就跟人群一起排隊回站前。路似乎是臨時搭出來的,借道當地居民的農田旁邊,所以最窄處大概兩人寬左右而已,在寬窄變化較大的地方以及有高低差的地方設有警察駐守,以免遊客踩空或跌倒。
借道當地居民的農田旁邊的臨時小路

回到站前已經大概七點四十了,不過並不是直接回車站,而是還要再左轉繞一段路,從鞍馬站另一端進站。在繞路的過程中當然還是經過不少松明經過,只要有松明經過就要靠邊等它過。其中有一段路遇到抬著松明的小朋友想要休息,於是警察立刻啟動交通管制從我旁邊把人群切斷,讓小朋友可以趕快靠路邊休息一下。
鞍馬站前的另一側,右側的房子是類似指揮所的地方
交通管制中,等待通過街道
交通管制中,等待通過街道

在繞回鞍馬站的途中,人群塞車的程度明顯減緩很多,也許是因為這裡似乎不是主要祭典會場的原因,遊客幾乎都沒有什麼停留。回到鞍馬站以後先找了廁所,然後看了看時間還沒八點,決定再繞一圈。一回生二回熟,一出站時面對的是比剛剛還要多的人潮,時間也慢慢過了八點。突然一陣騷動,原來是松明經過站前的街道,這時我還在只能遠遠看到火球的位置,而全場的觀光客像是等到獵物一樣一直拍攝,我耳邊的相機聲和眼前的閃光燈此起比落,還有很明顯的連拍聲音…
再度回到鞍馬站前,人潮比剛剛多更多了
再度回到鞍馬站前,人潮比剛剛多更多了

當松明通過街道,警察確認安全後,便逐漸放人通過馬路,不過比起我第一圈的速度又慢上許多,大概是人潮比剛才多更多的原因吧。停下來的時候,就知道應該又是有松明要通過街道了,比起剛剛只能看到火球的程度,現在是用相機開 6 倍光學變焦可以看到火把的距離了,但手機就還是很吃力,更別提肉眼了…
松明通過街道中
松明通過街道中
松明通過街道中
松明通過街道中

過了一會兒突然又一陣騷動,仔細一看有一個紅色的大型旗幟通過街道。其實這時候已經有站在站前管制的人群中看完火祭的心理準備了,因為下午剛參加過時代祭,心理有數這種大型旗幟的出現通常代表著行列要開始了…
看不清楚的紅色旗幟通過主街道中
看不清楚的紅色旗幟通過主街道中

看不清楚的紅色旗幟通過主街道中
看不清楚的紅色旗幟通過主街道中
看不清楚的紅色旗幟通過主街道中

在某個松明通過街道後,警察又放行了一批人,於是我得以跨過街道來到另一端。這時心中想的是反正這邊剛剛拍了不少,於是稍微拍一下就往前前進,一直到第一輪的右轉前大概一百公尺處人群明顯不再移動了,又停下來。在我面前的警察仍然繼續用日文講著緩慢前進,問題是根本不能前進了啊…既然都不能動,索性就拍一下路過的松明好了。
松明通過街道中
松明通過街道中

松明經過街道時還會因為剛好燒到一個段落而掉下火花,警察和志工一直喊著叫大家注意不要靠太近,不要超過地上的白線…
燒到掉下火花的松明
燒到掉下火花的松明

除了街上通過中的松明之外,這時我也注意到前方有松明聚集在肉眼明顯可見的地方,不過由於站在離松明聚集處稍微有點距離的地方因為距離的關係,一開始還沒搞清楚狀況,後來才知道那裡是神社的階梯。很多時候其實是靠著隔壁路人的聊天和手機相機的輔助,才知道遠方的人們在做什麼。
遠方神社的階梯上著火的松明十分顯眼
遠方神社的階梯上著火的松明十分顯眼

遠方神社的階梯上著火的松明十分顯眼
遠方神社的階梯上著火的松明十分顯眼
遠方神社的階梯上著火的松明十分顯眼
遠方神社的階梯上著火的松明十分顯眼

在我前方出現了黑色的旗幟,相較於剛剛的紅色旗幟明顯有不同的意義,可惜我完全不懂得其中的差異…一群人隨著「サイレイヤさイレヨウー」的聲音緩慢前進,和另一群人碰面,雙方互相敬禮鞠躬之後,第一群人轉身,然後黑色的旗幟慢慢被放下來成為多人可以一起扛著的姿勢,觀光客這時大聲歡呼和拍手鼓掌。我這時才意會到儀式已經開始,而我站在一個還不錯的位置可以見證這一切。

第一群人和黑色的旗幟緩慢前進,和第二群人碰頭

遠方神社的階梯上著火的松明十分顯眼
遠方神社的階梯上著火的松明十分顯眼
第一群人和黑色的旗幟緩慢前進,和第二群人碰頭
第一群人和黑色的旗幟緩慢前進,和第二群人碰頭

黑色旗幟慢慢放低
黑色旗幟慢慢放低
黑色旗幟慢慢放低
第二群人等待下一個儀式進行中

第二群人等待下一個儀式進行中
第二群人等待下一個儀式進行中

一群人前進然後又後退著,進行著儀式的某個部份
先前看到的紅色旗幟出現在行列中
先前看到的紅色旗幟出現在行列中

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有為數不少的松明聚集在神社的階梯處,而在我前方的隊伍也正在逐步進行著他們的儀式。
遠方神社的階梯上著火的松明十分顯眼
儀式進行中
儀式進行中
遠方神社的階梯上著火的松明十分顯眼

大批點著火的松明依序前進,其中有些松明的火勢較猛,在行走的過程中掉下不少餘燼。

遠方神社的階梯上著火的松明十分顯眼
遠方神社的階梯上著火的松明十分顯眼
著火的松明陸續往神社方向移動
遠方神社的階梯上著火的松明十分顯眼
遠方神社的階梯上著火的松明十分顯眼

在不停重複著「サイレイヤサイリョウー」的聲音下,著火的松明陸續往神社方向移動。



著火的松明陸續往神社方向移動
火勢十分猛烈
火勢十分猛烈
火勢十分猛烈

所有的松明集中在神社的階梯處,十分壯觀。

著火的松明陸續往神社方向移動
著火的松明陸續往神社方向移動
著火的松明陸續往神社方向移動

大量的松明待命中,著火到一定程度的松明就會被放入火堆中燃燒掉。
著火到一定程度的松明就會被放入火堆中燃燒掉
著火到一定程度的松明就會被放入火堆中燃燒掉
著火到一定程度的松明就會被放入火堆中燃燒掉
著火到一定程度的松明就會被放入火堆中燃燒掉


著火到一定程度的松明就會被放入火堆中燃燒掉
著火到一定程度的松明就會被放入火堆中燃燒掉

松明火堆的火勢十分猛烈,在燃燒的過程中還傳出一種很特別的味道。



松明火堆的火勢十分猛烈,在燃燒的過程中還傳出一種很特別的味道。
松明火堆的火勢十分猛烈,在燃燒的過程中還傳出一種很特別的味道。
松明火堆的火勢十分猛烈,在燃燒的過程中還傳出一種很特別的味道。
松明火堆的火勢十分猛烈,在燃燒的過程中還傳出一種很特別的味道。

燃燒中的松明投入火堆中的瞬間。

燃燒中的松明投入火堆中的瞬間

燃燒中的松明陸續投入火堆中,根據旁邊路人的說法,看起來似乎是燒到上面的環以後,松明就要投入火堆的樣子。(未查證,如有錯誤歡迎更正)

燃燒中的松明陸續投入火堆中
燃燒中的松明陸續投入火堆中

已經將松明投入火堆的人們一邊搖擺著,一邊拍手喊著「サイレイヤサイリョウー」。

已經將松明投入火堆的人們一邊搖擺著,一邊拍手喊著「サイレイヤサイリョウー」

在松明陸續投入主火堆後,一群人往神社的方向前進,看了一下手邊的簡介,似乎是當地人才能進去的部份,加上時間已經不早了,決定撤退。離開會場前拍了唯一的一張火堆,經過消防隊灌水後火勢雖然已經轉小,但仍然還是很猛烈。而且由於灌水和地勢的原因,水是一直從火堆附近流向我原本站的地方的。離開路口之後因為知道前方有會堵住的地方,所以快速前進,果然人群如意料之中的塞在別人農田旁的臨時便道。不知道是入夜後變冷的原因,還是離開有火的地方的原因,走在便道上時明顯感受到溫度大概掉了 4~5 度左右,穿上了第三件禦寒的衣服保暖。
經過消防隊噴水後的火堆

擠回車站後月台上已經是滿滿的回程人潮,而且早已滿出站外。站外也早就準備好了回程人潮專用的排隊用紅龍,一邊排隊一邊拍著天狗。沒買往復車票的可以等排隊隊伍前進到有站員的地方購買回程票,而已經買好往復票的出示車票後就可以進站了。月台上有一班即將開走的列車,於是我決定等待下一班車。車開走後不久另一班車就開來了,在車上旅客全數清車離開後,站員便放回程人潮魚貫進入車廂。也由於等了一班車的原因,回程我是全程坐下山,不像上山時沒有地方可以扶。
回程鞍馬站外滿滿的排隊人潮

回到出町柳站已經接近十一點了,再從出町柳站沿著今出川通步行回飯店。一天參加兩個祭典其實對體力、相機的拍照能力和電池的續航力都是很大的考驗啊…也算是十分幸運,第一次自助旅行就遇到祭典,還是同一天兩個性質完全不同的祭典。下次也許會再挑沒有祭典的平日再來拜訪鞍馬,以及這次行程排不進去的貴船和下鴨神社吧。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旅行的記憶

repe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