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聶隱娘》海報

《刺客聶隱娘》海報, credit: 刺客聶隱娘 The Assassin facebook

趁著剛上片的週末,衝去電影院看《刺客聶隱娘》。

經過漫長的預告片轟炸,迎來了開場。雖然心裡已經有所準備,但是看到文言文的台詞和黑白畫面,還是有點震驚。道姑一開始給隱娘下的第一個指令是砍了某個官,然後隱娘就在叢林裡埋伏後等待時機出手,任務完成。第二個指令是砍了另外一個人,這次隱娘因為看到小嬰兒可愛而不忍下手。道姑就說,「汝今劍術已成,而道心未堅,今送汝返魏,殺汝表兄--田季安。」前因交待完了,片名打上,畫面轉成彩色。

道姑親自送隱娘回魏博。這裡有一個很小的細節:出來迎接的女子一見到道姑,講了一句「臣 前XXX(總之某個官名),參見(還是晉見?)公主。」然後道姑趨前扶起對方。「窈娘已教成,今來送回。」道姑就離開了,一行人送道姑走。從這句話可以得知道姑原本的身份是公主,然後出來迎接的女子原本在朝廷做官。後面此女子又講了,以前公主要降嫁魏博的時候,先皇賜了玉玦,玦有絕決之意,希望公主能夠以絕決之心,不讓魏博跨越河洛一步。公主嫁到魏博以後,給身邊服侍的人們一些錢財,叫他們還籍贖身,自此「京師自京師,魏博自魏博」。對照後面田季安在一個看起來像小型朝廷裡議事的畫面,更能說明「京師自京師,魏博自魏博」。中間還有一段是這樣的,「罽賓國王得一鸞,三年不鳴,夫人曰:『嘗聞鸞見類則鳴,何不懸鏡以照之。』王從其言。鸞見影悲鳴,終宵奮舞,而絕。」這段「青鸞舞鏡」的故事,隱娘的解讀是「(公主)娘娘就是青鸞」,沒有同類。不過這裡我在看的時候把公主(娘娘)和道姑(公主)誤認為是同一個人(因為同一個人演的嘛…)

既然是刺客,免不了有打鬥戲。片中的打鬥戲印象比較深的有好幾段:有一段鏡頭拉遠,只看得到人影在前後動的,也沒打完給你看,就接了一個鏡頭由女子說黑衣女刺客是小朋友在玩球時看到的;有一段瑚姬跳完胡旋舞,退下休息時突然被柱子後的符咒纏住,隱娘上前救她卻被田季安誤會,屬下衝進來護駕於是和隱娘在鏡頭外打,等到鏡頭切到主戰場時,隱娘三兩下輕輕鬆鬆把刀子架在田季安脖子上跟他說「瑚姬有身孕」然後放過他;叢林裡遇到戴著金色眼罩的女子,過完招只見眼罩碎裂以為隱娘打贏了,但下個鏡頭卻接著看到磨鏡少年幫隱娘敷藥,說明其實隱娘也受了傷;最後沒殺成田季安回去向師父叩頭認罪,下山時師父突然和她交手,隱娘輕鬆閃掉頭也不回的走了…

有一段是田季安來瑚姬房間,兩個人正要談心(?)時,隱娘進到房間,田季安追出去,打了幾招以後隱娘從屋簷上跳下離開。田季安回到瑚姬房中時,瑚姬拿給季安看隱娘故意留下的信物,季安於是把玉玦的故事講給瑚姬聽,不同的是比起隱娘聽到的(或者說之前給觀眾聽到的),多了一段「名為賀禮,實有婚約信物的意思」。雖然有婚約的約定,但因為季安非嫡系出身,為了接掌權力,又恰巧有個人帶了一卡車軍隊來投靠他老爸,於是就改娶了現在的老婆,而毀棄了先前和窈七的婚約。瑚姬聽完說了一句「替窈七不平」,而從頭到尾隱娘都在房間的暗處聽著兩人的對話。我甚至覺得那句「替窈七不平」就是讓瑚姬在跳完胡旋舞後被困住時,隱娘選擇出手相救的理由。這段的鏡頭擺在類似絲質的門簾後面,常常因為現場的風而使畫面時而模糊時而清晰,很喜歡這個小細節的設定。

還有一點比較明顯的是隱娘本身的轉變過程:她從一個看起來單純接收師命執行刺殺任務的刺客,到有惻隱之心選擇不下手而違抗師命的刺客。最一開始那個倒楣的官只不過是騎匹馬經過就掛掉了,到最後隱娘明明人在瑚姬房間裡卻沒有殺她,明明劍(還是刀?)已經架在季安脖子上了也沒有殺他。 最後道姑也再提了一次,「汝今劍術已成,唯不能斬絕人倫之情」。從「汝今劍術已成」開始,到「汝今劍術已成」結束,隱娘的劍術沒有問題,但她的惻隱之心卻注定讓她無法成為一名成功完成師命的刺客。

妻夫木聰飾演的磨鏡少年沒記錯的話,在片中的台詞十分少,唯一有印象的是最後的「隱娘!」。這應該又是侯導根據角色本身的特性設計的,就如同《悲情城市》裡當時飾演主角還不太會說國語的梁朝偉只有一句「台灣人」的台詞是一樣的。倒是有一點我沒想懂,片中和瑚姬一起跳胡旋舞的女生們在退場時說的怎麼聽都像是日文,瑚姬是怎麼跟她們溝通的?或者瑚姬其實和磨鏡少年一樣是從日本來的?

散場前跑了演員表。看到畢安生的名字我嚇了一跳,怎麼和系上的教授名字一模一樣啊?!迅速回想了一下劇情,應該就是畫紙人下咒的老人了。寫文章時查了一下才知道教授已經退休了,而我沒有上過他的課,自然在看電影時是沒能認出來的。另一個嚇一跳的名字是高捷,他出現在哪啊?!完全沒有印象他有露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旅行的記憶

repe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