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有一天,故事就這麼開始了…

《有一天》劇照

 

我似乎是第一次遇到這種跳接劇情的故事,或者很久沒有遇到了。

 

欣穎(謝欣穎 飾),高雄人,一直做著同一個夢,夢裡的片段總是模糊,而重要時刻總是聽不清楚。有一天,她在往金門的船上,在麥可傑克森死的那個月圓的晚上十二點,突然整艘船失去動力後又恢復正常。她跑遍了整個船上,沒有找到人,卻聽到奇怪的聲音,結果是語言不通的外籍船工,拿著斧頭就追了上來。船上要去金門當兵的阿聰(張書豪 飾)出手搭救,告訴欣穎她在夢裡…

阿聰在台北的K書中心,遇到了一位總是來睡覺,下午4:30離開的欣穎。有一天他們在頂樓的開放空間相遇了,阿聰的相機裡出現了除了他自己之外的第二個人。欣穎開始進入阿聰的生活,他們一起練習游泳、看海、吃冰,躺在床上相擁…欣穎告訴阿聰,他會去金門當兵,然後在船上遇到她,但是她卻不認識他…

 

我很喜歡這個故事和這樣跳接讓觀眾在腦海裡拼湊劇情的方式,雖然最後的結局不是 happy ending …在長長的剎車痕出現那一幕,我心裡罵了一個大大聲的 sh*t ,所以當阿聰在看起來是欣穎家旁邊的海岸線奔跑,然後無預警的接上欣穎和她媽媽的那段對話時,我的眼淚也無預警的流了下來…然後黑幕出現,我原本以為結束了,螢幕上無預警地再出現一幕在K書中心,欣穎決定把氣泡紙的氣泡弄破那一瞬間,蘇慧倫演唱的同名主題曲〈有一天〉響起…

過去有太多的回憶 未來有太多理想 我們有太多的故事 要說出來讓你哭
留著快樂的眼淚 踏著不斷成長的腳步 我們共同擁有的瘋狂 別人很難能夠真正體會

 

 

在電影字幕跑完,燈亮起時,再度無預警的出現了我預料之外的候季然導演映後座談。有人問了欣穎(還是阿聰?)為什麼選擇去找夢裡的那個人,我問了月圓午夜十二點的設定,有人問了那匹馬。由於時間限制,所有人移到廳外,導演和不知何時趕到的張書豪也在外頭親切的替大家簽酷卡、和觀眾合照。在簽完酷卡後我又問了最後為什麼要加上(我認為是補上一刀的)把氣泡紙的氣泡那幕,導演說這樣這個故事就形成一個 circle ,對於阿聰來說正是欣穎弄破氣泡紙的氣泡,才會注意到欣穎,故事才會展開…而欣穎是笑著做這個決定的。

《有一天》侯季然導演及張書豪簽名酷卡

有一些小細節是回家以後才想到的,像是外籍船工打開一包包零食,裡面裝的卻是氣泡紙,而欣穎在高雄的家裡擺設似乎是雜貨店,欣穎在船上的角色也是販賣零食的;在夢中的欣穎拿起阿聰脖子上現實中是她父親遺物,掛在她自己脖子上的指北針,;欣穎在船上時的收音機傳來麥可傑克森的死訊,而抽到金門籤的阿聰在聽完半夜爬起來打電話的同梯說今天是麥可傑克森逝世一週年時,忍不住拿起電話播了(我認為是)欣穎的手機號碼…很喜歡這些小細節的安排。

又想到一個小細節:當欣穎揉掉寫下的「我是坐在你隔壁的(H26)」,離開K書中心時剛好遇到要進來的阿聰,欣穎在電梯口時那個很明顯的情緒,代表她知道夢裡的所發生的一切都是真的…所以後來欣穎躺在床上,告訴阿聰這個夢時,才會落下淚來…

 

如果我是阿聰,我會選擇在船上的夢裡和欣穎見面嗎?還是會跟欣穎說千萬不要來台北找我嗎?我想,應該還是會吧。如果時間可以倒退,那些對我的生命來說是某種轉捩點的時刻:高三的車禍,07年的大挫折,我想,我還是會選擇一樣的結果,因為,才能換來後面意想不到的那些經歷吧。

 

 

 

附加和電影本身無關的“奇幻”故事:在下班後前往戲院途中的公車上遇到高中畢業以後十年不見社團認識的同學,看完《有一天》回家時公車司機戴著安全帽開車,而在看《有一天》的前一天晚上我正好在Legacy Taipei聽蘇慧倫《我們的青春啊!》的演出。

 

個人評價:4.5/5星

※劇照取自《有一天》電影官方部落格 http://oneday2010.pixnet.net/blog


Tags: 有一天, 影評, One Day, 侯季然, 謝欣穎, 張書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旅行的記憶

repe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