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個無聊的上午。閒的發慌的我為了打發時間,向一起留守的弟兄借了書來看。我很久沒看書了,更正確的說,我很久沒有看和考試無關的書了。我看的上一本日文譯書大概是挪威的森林吧,自從家附近的圖書館拆掉重蓋到現在還沒蓋好,我幾乎沒再碰什麼日文譯書。所以就這樣,借了那本叫做戀愛寫真的書。

我看書通常有一個習慣,就是這本書如果太長或者太無聊,我會大概看到一半以後先偷翻一下結尾幾頁。可是這本書沒讓我這樣做。

因為我翻開前面幾頁,就沒有想停止閱讀的慾望。

大概是因為我又跳進去了吧。
長期以來,我一直很在意自己身上的異味。那是我使用的軟膏的味道,這種以色列製藥物,會散發出無法形容的異臭。那種獨創的味道可以說是我的第二屬性,也是以揮發性物質做成的限制我行動的緊身衣。

我從小飽受皮膚病折磨,父親也一直被同樣症狀所困擾,所以,這恐怕是遺傳性疾病。

這時候的我,還沒有過女性經驗(我所說的女性經驗,包括牽著手走路那種初步交往),同年代的女性都比我成熟,在性方面也比我早熟,對我來說是遙不可及的存在。

〔以上摘自金石堂所提供的試閱
我的藥不是以色列製的就是了。(笑)

誠人是個英文系學生,喜歡拍照,但沒什麼自信,也沒談過戀愛。然後在那個命運的班馬線上遇到了靜流,從此以後愛上了她而不自知,目標依舊放在之前單戀的女生身上。後來和靜流同居,教靜流拍照,直到有一天靜流離他而去,才發現自己愛的是靜流,而到了後來才發現,之前單戀的女生其實是喜歡他的…

差不多是這樣的故事,我簡化了很多,畢竟我不是要寫書評。

當我看到誠人去美國要找靜流,結果卻來個致命性的答案時,老實說我罵了一聲「幹!」。是的,那樣的結局的確不完美,但是就是因為這個不完美,才會突顯這段戀情的美麗啊。
創作者介紹

旅行的記憶

repe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